文学常识题库

绘本作家格雷维特:从叛逆少女,到绘本界明星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133

绘本作家格雷维特:从叛逆少女,到绘本界明星

  从2005年出版第一本书开始,格雷维特已经为孩子们画了十三四年的绘本。

“现在我也开始尝试针对较年长的读者群来创作,在图画中插入更长的文本,并不再画全彩图,而是仅使用黑白两色。 ”她很享受创作中发生的种种变化,这能让她打破偶尔的无聊,不断发现新的乐趣。 她依然坚定地想做一名画师,用图画叙事是她确定自己喜爱且擅长的事。

“我希望能一直画下去。 但如果它变得无聊了,我也会尝试换个工作。

我只想确定自己在做有趣的事。 ”格雷维特说。   于是格雷维特决定成为一名绘本作家。

28岁那年,她进入布莱顿学院学习插画,在校期间参加麦克米伦出版社的插画比赛,一举夺得大奖并获得了出版机会;次年,她凭借首部作品《大野狼》(Wolves)斩获了凯特格林纳威大奖,尔后频频得奖,成为了英国绘本界最令人瞩目的明星之一。   除此之外,以动物为角色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对此,格雷维特表示:“如果我画了一个小女孩是主角的故事,那么小男孩在书店看到我的书时也许会说‘我不想看一个小女孩的故事’;而我要是画了白人小孩,也有可能被其他种族小朋友所抵触。 动物能够超越性别、种族、年龄的限制。 每个孩子都愿意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小老鼠,小老鼠今年几岁、来自何方,这些都不重要,它就是一只小老鼠。

可如果我在书中画了一个具体的儿童形象,就可能导致不符合特征的孩子的疏离,而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得到不同孩子的喜爱。

”  从小在艺术品味上就与父母格格不入的格雷维特,到了青春期也长成了一名叛逆少女。 16岁那年她离家远行,坐上一辆巴士环游全国,度过了8年自由如风的时光。 “因为房租太贵,英国有很多人都住在旧卡车、货车、拖车这类交通工具上。

我们靠打零工过活,比如帮农场摘水果、收蔬菜,然后搬到下一个地方。

”或许她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和自由灵动的画风都要拜这段经历所赐。 而至今,她依然经常与当时巴士上认识的朋友聚会。

他们甚至还买了一辆小型巴士,周末有时会乘上它出门旅行,以纪念那顿难忘的漂泊岁月。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是在墙上的一张海报上偶然得知麦克米伦出版社的比赛的,以这种方式出版了我的书,而不必像很多人那样抱着放满了自己作品的文件夹,想方设法地联系各种出版商,希望他们能看一眼我的作品。 ”谈到自己两次获得凯特·格林纳威大奖的骄人成绩,格雷维特将其归结于运气,“我很惊讶自己居然如此成功,当我在巴士上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时,从未想过能够从事一份自己热爱并能得到广泛认可的事业,这太突然了。

直到现在,每天早上我醒来时,仍然为自己能够创作绘本而感到幸运,我真的非常、非常幸运。 ”  尽管她的主要读者群体是孩子,但格雷维特不认为自己在创作中需要了解孩子的心理、抓住孩子的天性。

“相比孩子的天性,我觉得我其实是在捕捉自己的想象力。 我喜欢绘本,不单单是因为它能讲故事,它其实是一种文字与图片之间的互动。 我无法知道孩子们的想法,我只能将自己运用想象力创作的图画展现在孩子们面前,让他们自由地解读。 ”  《大野狼》之后,埃米莉·格雷维特先后创作了《桔子、梨、苹果和熊》(OrangePearAppleBear)、《蒙哥的邮件》(MeerkatMafl)、《小老鼠的恐怖书》(LittleMouse’sBigBookofFears)、《猴子和我》(MonkeyandMe)等作品。 她喜欢铅笔淡彩,喜欢创作以动物为主题的故事,喜欢在绘本中加上各种各样有趣的元素等待读者去发现。   11月中旬,这位有着传奇经历的英国绘本作家应邀来到中国,参加上海国际童书展。

借此机会,澎湃新闻记者前去采访了她。

在紧张的行程间隙也笔耕不辍的埃米莉·格雷维特,放下画笔热情地接待了记者,讲述了她与绘本创作的奇妙缘分。

  另外,格雷维特还认为,绘本能够培养孩子的共情力。

孩子们学会了从故事中小老鼠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理解它的悲伤和恐惧,也就能够理解现实中人们的情绪和心态。

“我希望这能够鼓励孩子们提问:为什么小老鼠这么害怕?是什么吓到了它?我们能帮助它吗?我们要怎样帮助它?——希望我的作品能鼓励孩子们讨论这样的问题。

如此一来,未来在现实生活中,孩子们哪怕并不认同某个人做出的某些举动,但仍然能去思索这个人行动背后的原因是怎样,他经历了什么,他又在体验着怎样的情感。

”格雷维特解释道。   16岁离家出走,在一辆巴士里度过了长达8年的流浪生涯;24岁在巴士上生下女儿,才开始考虑从事一个正经职业;28岁进入大学学习插画专业,在校期间参加插画比赛,一鸣惊人,自此崭露头角;次年凭借出道作一举拿下英国绘本的最高奖项――凯特格林纳威大奖……埃米莉·格雷维特(EmilyGravett)的人生与她的绘本一样多姿多彩。   埃米莉·格雷维特1972年生于英国布莱顿,她的父亲是一名版画家,母亲则是艺术学校的老师,她在艺术上的卓越天分或许正是由此而来,但她并不喜欢父母所钟爱的艺术形式。 “小时候父母经常带我去画廊,但我并不喜欢那些挂在墙上的画,”格雷维特回忆道,“因为欣赏这些画是需要门槛的,你得足够聪明博学才能理解它们,这不是我想要的。

”  在格雷维特看来,绘本最重要的特性是有趣。 “一本好书应该很有趣,让孩子们喜欢读,只有让孩子爱上书,才能培养他们从小阅读的习惯,”她说,“不用太在意绘本的教育意义,因为孩子们总是在学习的,这种学习不一定要发生在课程中。 就让他们看绘本,他们会自己思考和讨论,会琢磨书中的小动物们是怎么说话的,会数图中小动物的数量,这样自然就学会了语法和数学。

”  在巴士上的8年里,格雷维特并未想过成为画家,也不知道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

直到她的女儿奥莱安德(Oleander)出世,为了女儿的成长她决定搬进房子安顿下来,找一份固定的职业。

一次在翻看女儿的绘本时,她发觉自己非常喜欢这种艺术形式。 不同于父母曾带她观看的画廊艺术品,这些绘本非常浅显易懂,任何人都能读懂它所讲述的故事,而它也同样是艺术。   格雷维特非常喜欢以动物作为笔下的角色来创作,因为动物表达情绪的方式非常生动可爱。

“比如当我画一只兔子时,”她说着指了指一旁的桌面,那儿正放着一张她画了一半的的兔子草图,“要表达它伤心的情绪,可以让兔耳朵垂下来;如果兔子很开心,我可以再给它画一对竖起来的耳朵。 这是动物有趣的地方,而人类的情绪变化就不会表现得那么明显。 ”。

上一篇:家长最存眷的6大择校成就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