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百年新诗 百年激流:“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97

百年新诗 百年激流:“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百年百年激流:“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明年是中国诞生一百周年,这个时间确定,是从1917年胡适在上海出版的《新青年》杂志开始发表新诗算起。

因此,今年的上海书展,借机设立了首届上海国际节,同时就中国新诗百年举办了“世界论坛”。

而此前,全国各地也已陆续举办过各种纪念新诗诞生百年的研讨会、论坛及诗歌活动。 “百年新诗”无可争议地成为2016年最火的热词之一。

失望与希望早在1930年代,新诗诞生十五年之际,鲁迅就对当时新诗表示失望,认为中国现代诗歌并不成功:“唯提笔不能成文者,便作了诗人。 ”而鲁迅在留日时期写过《摩罗诗力说》,对诗曾寄予很高的期许:“盖诗人者,撄人心者也。 ”新世纪初,季羡林先生在《季羡林生命沉思录》一书中,也认为新诗是一个失败,说朦胧诗是“英雄欺人,以艰深文浅陋”。 甚至以写新诗而著名的流沙河,也认为新诗是一场失败的实验。 当然,声称新诗已取得辉煌的也不在少数,有人甚至认为中国当代诗歌已走在同时期世界诗歌前列。

我一直认为冯友兰先生在《西南联大纪念碑文》中说的一段话,特别适合用来讨论诗歌与中国文化的关系及理解新诗与旧诗:“我国家以世界之古国,居东亚之天府,本应绍汉唐之遗烈,作并世之先进,将来建国完成,必于世界历史居独特之地位。

盖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 惟我国家,亘古亘今,亦新亦旧,斯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者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无论是从国家的层面上讲还是从文化的意义上衡量,居于现代层面的“中国”来源于“旧邦”的历史文化积淀,但它自身也存有内在创新的驱动力。

不断变革、创新,乃是中国文化的一种天命!这种“亦新亦旧”的特质同样可以应用在我们对“五四”以来新文化新文学、特别是新诗的理解上。 革命与自由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要从诗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谈起。

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诗歌是中国文化一个基础。

诗歌在中国文化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在儒家的经典中,《诗经》总是排在第一。

可以说,西方有《圣经》,中国有《诗经》。 古代最基本的教育方式是“诗教”,“诗教”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教养和修养,孔子在《论语》里面经常夸一个人时就说:“可与言诗也。

”最重要的,“诗教”还可以理解为一种宗教。 林语堂曾说:“吾觉得中国诗在中国代替了宗教的任务。 ”他认为诗教导了中国人一种人生观,还在规范伦理、教化人心、慰藉人心方面,起到与西方宗教类似的作用。 钱穆等也有类似观点。 旧体诗既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基础和核心,那么,对传统采取全盘激烈否定的态度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当然要从新诗革命开始。 新诗,充当了五四新文学革命和新文化运动的急先锋。

胡适率先带头创作白话诗,在《文学改良刍议》中倡导文学革命,声称要用“活文学”取代“死文学”。

认为只有白话诗才是自由的,可以注入新内容、新思想、新精神,他声称:“死文字决不能产生活文学,若要造一种活的文学,必须有活的工具”,开始了以白话诗为主体的“诗体大解放”,打破格律等一切束缚,宣扬“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因此,新诗也被称为自由诗。 陈独秀发表《文学革命论》,称欧洲之先进发达源于不断革命,“自文艺复兴以来,政治界有革命,宗教界亦有革命,伦理道德亦有革命,文学艺术,亦莫不有革命,莫不固革命而新兴而进化。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迅雷9去广告精简版 完全去浏览器保留设置 本地VIP会员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