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品读王维《鸟鸣涧》【散文随笔】 感受和享受的区别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31

品读王维《鸟鸣涧》【散文随笔】 感受和享受的区别

  文/杨国鹏    王维,字摩诘,盛唐时期著名,官至尚书右丞,诗画俱佳。

苏轼赞他: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方面,其诗成就为最,与孟浩然合称王孟;因精通佛学,故其诗作佛教意味深远,后人尊其为诗佛。

    《鸟鸣涧》是王维所作组诗《黄浦岳云溪杂题五首》的第一首。 人闲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人闲,不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而是无凡尘袭扰,无人事纠缠的安闲与悠闲,实为全诗之核心。 与下句的夜静属对工整,衬托出静景中人之观照作用。

桂花,指春桂之花。

在我国,自古以来,桂花有独特的内涵。 其一,桂为百药之长,用桂花酿制的酒,能达到[饮之寿千岁]的功效。 汉代,桂花酒是用来敬神祭祖的佳品,祭祀完毕,晚辈以桂花酒敬长者,寓意延年益寿;其二,桂花,清雅高洁,香飘四溢,被称仙友、仙客、花中月老;其三,桂谐音归,有归隐的意思,曹植《桂之树行》,借赞美桂花,描写了仙人讲道的情景,体现出返璞归真和隐逸的。 这里王维用桂花的意象,暗点归隐的,是对人闲的进一步补充。

春,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指引,然而,春夜,却如此静谧,寂无人声的春山,似乎格外空旷;诗人被无限的静和不尽的空包围着,心境就显得格外闲适。

心静则人静,他灵敏地感受到了桂花落,这里的落,不是人撼而落,不是因风而落,而是自然的自开自落。

读者可以展开想象,里,细小的桂花纷纷扬扬,无风自落,或淡黄,或淡白,轻轻飘飘,落地无声。 写春山之夜的静和空,却以花落传递出与活力,以动写静,更显其静。 至于空,我们完全诗,单独细品。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随着的慢慢推移,月出,一轮破云而出,正在树上栖息的山鸟惊觉起来,这里的惊用词极妙,若联系后面的时鸣春涧中会有特别的不是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的惊恐、惊骇,而是一种淡淡的惊喜。

什么样的月,会惊鸟;什么样的鸟,会被月惊?是一个值得细细体味的话题。 月出惊山鸟,贾平凹的《天上的》里有类似的描写:从村东口的那个榆树丫子里升上来了。 它总是从那儿出来,冷不丁地,常要惊飞了树上的鸟儿。

先是色的红,接着,就黄了脸,瞬间,它就又白了,极白极白的,夜空里就笼上了一层淡淡的乳白色。 山鸟为什么会时鸣,显然月出后,又极尽了其颜色变化之能事;不断变化色彩的月,才会引得山鸟兴趣盎然。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诗人没有明确地介绍是什么鸟;但它知情识趣,分明是既聪慧又灵性,还有一副清脆悦耳的好嗓子的好鸟。

在既静又空的春夜里,山鸟婉转啼鸣,其声音清脆而悠远,轻柔的似乎也被鸟鸣声掀起了阵阵涟漪,从而引起声、色、态的丰富变化,生趣盎然;至此,诗人之闲,也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春涧与春山互为照应。

放在明处的,是葱郁的树木,淡雅的;放在暗地的,则是馥郁的花香,无声的春水。

诗人有意识地淡化沁人心脾的花香,静流无声的春水,但给读者留下无穷的想象;同时只见其声,不显其形的山鸟,用它天生的好嗓子,让清脆的鸟鸣充溢其间,诗作便有了隽永的韵味和无限的遐想。

    诗人笔下,春山静寂宜人,禅味十足,我们从空和中仔细。

    大家知道,盛唐山水田园诗,继承了陶(渊明)谢(灵运)山水田园诗的旨趣,在大自然中任情适意、快然自足的乐趣,领会老庄超然物外,与大化冥合为一的境界;从东晋以来形成的澄怀观道、静照忘求的审美方式,在盛唐进一步与仙境和禅境相融合,开始形成特色。 佛教吸收了道家的自然观念,将山水自然看成是法身的象征,并视其为佛静悟的意向据。

王维、常建、裴迪等诗人,其笔下的山水田园诗表达禅意时,都不是禅语,而是以寂静清淡的自然景物所组成的意向。     王维诗中的空,表面上以自然山水之空,来空诸所有,实质则表达禅意上的顿悟皈依;那灵性的鸟,在空之中,同时,把我也植入空之中,昭示出万物与我皆在空。

但是佛理讲究定,定能生慧;定就要观照。

如果说《鸟鸣涧》诗中有画,那么,一个我在画之中,一个我在画之外。     总之,王维的《鸟鸣涧》清新闲雅,空灵淡泊,空静,富有禅意和韵外之致的特点,值得我们细细品鉴。     于西安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上一篇:俄罗斯一辆汽油运输车发生爆炸 已造成3人死7人伤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