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柳叶紫苑 夫人被拐了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38

柳叶紫苑 夫人被拐了

涵月这一路想了很多办法还是没有从明玉手下逃脱,有点泄气。

虽然手上有紫离给的毒药,但若真是杀了他们又觉得心中不安,更何况这些毒药曾被搜走过,搞不好自己用了也无功。 其实更深层的可能她自己也没认真考虑过,也许要是真能恢复失去的记忆也不错,也许就这样相伴着走一程也还好。

明玉沉静,但也不会拒人于外,白若衣幽默,时常调节气氛,涵月觉得自己好像本该就这样生活的心态妥协着没有实施更决断的手段。

就像固定在一条路上的人,突然偏离了主道,走上了一条歧途,然而这条歧途给人的感觉反而更好,虽然知道不应该,但还是放掉理智任性地想在这条路上多走走,多看看。 然而现实就是这样,人总归是有责任的,虽然她对孟夏没有什么归属感,但哪里有义父,有她的月宫,有她的当作家人的属下,现在也有内心当作哥哥的孟逸,虽然不想承认,但那一路的相伴,她确实有点把孟逸当亲人了,不过地位还是没有义父高的。 想起义父,就想起了那些反常,也不知道骆琳有没有查到新的情况,还有紫离把孟逸带哪去了。 不过没有消息也算半个好消息吧,至少活着的希望还是有的,只要活着。

不过,也不能再拖了她要尽快离开,至少也要尽快联系上月宫或者义父。 这里是涵月楼,处于云锣的涵月楼,没有邯城的疏朗壮阔,却精致雅趣。 这原来应该是个酒楼,现在也是酒楼,只是三层被该做了客栈。

这样倒也方便,吃饱喝足上楼就可安歇,与涵月楼的一贯宗旨一样,宾至如归。

巧夺天工的是,酒楼后花园建了环形游廊,纱幔飘垂,形成一个个隔间。

园中心全部挖空引水造湖,遍植荷花,却在中心位置弄了个不大的圆形高台,四周各有木桥曲折木桥慢慢攀升至圆台。

在这高台上歌舞曲艺轮番上场,俨然又是一个小型的歌舞坊。 唯一不好就是没有清净,不过来这里住的大概也不是来清净的。 涵月打开后窗,看着后院的曲水流觞,却在思考如何脱身。 突然,涵月注意到一队跳完舞的舞女从木桥上退下,最后一名女子眼光若不经意地扫视了一圈楼上那些开着菱窗的房间,然后嫣然一笑。 仿佛在和菱窗内的某个住客调情,可涵月知道那是对自己笑的。

眼神一缩,涵月匆匆出门,刚打开房门,旁边的门也开了,白若衣笑吟吟地看着她。 “小月儿,这是要去哪里?”可真讨厌,简直是个滑不溜秋的泥鳅,既粘又斩不断。 涵月换上笑脸,比白若衣的笑更浓,“下面的歌舞不错,美人更好,若衣哥哥要不要去看看。 ”涵月的笑让白若衣一哆嗦,但还是点点头,“小月儿邀请,哥哥我怎可拒绝。 ”谁邀请你了,“那走吧。

”涵月步履从容实际步伐却快,很快下得楼来,走向后院,恰好和那队舞女迎面碰上,脚步便慢了下来。

脸上带上散漫笑,嘴里不断和舞女调笑着。 “这位姐姐可真美!你看我这哥哥怎么样?”“小妹妹你也美啊!嗯!公子当然更是玉树林风。

”这是羞涩版的。 “姐姐,刚才你的舞跳的可真好,我看的眼珠都不转了。 ”“多谢姑娘,不过姑娘还是回屋休息吧,后面都是些酒色之途。 ”这是正直版的。 “姐姐......”“公子也看妾的舞蹈了,那可要常来光顾啊!”这是色女版的,直接忽略了涵月,脉脉含情地看着白若衣。

......于是这队本来还算整齐的舞队彻底乱了,几个大胆的已经把白若衣围了起来。 白若衣皱皱眉头,云锣的涵月楼怎么经营成了这样?应付了下赶紧追上涵月,突然一具温软的身体朝自己怀中扑来,他一闪,女子差点扑倒到地。 “若衣哥哥可真无趣,美人投怀送抱,多么风雅的事哥哥居然拒绝,看来若衣哥哥的风流名声可是名不副实啊!”涵月站在人群外一脸的失望,拍拍手,“好无趣啊,还是回去睡觉吧。

”......明玉屋中,窗下桌旁,白若衣清酌着香茶,满脸无奈道:“几年不见,小丫头变坏了,你可要好好看住她。 ”明玉没有他,望着底下的歌舞,“这么说你什么都没发现?”“怎么没有发现,那群舞女中肯定有她的人,想传递什么消息应该也传递了,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看住涵月就行。

”白若衣放下茶盏,虽然说的自信,脸却微微的红了。

......呲地一声,涵月看着点燃的纸条,等纸条烧到手指松开手,看着纸条带着火舌飘飘悠悠地落下。 ......次日,大街上,涵月欢快地在各个商铺穿插着,明玉和白若衣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手里提着大堆的东西。 “小月儿,你想要什么东西吩咐一下,你家公子都会送到你手里,不用这样自己挨家挨户地搜罗吧。 ”白若衣苦哈哈地道,想他和公子两个多潇洒的人啊,如今却怀里抱着,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像个小跟班,频频引来周围人指指点点,太有失形象了。

“若衣哥哥,你不是说最疼涵月的吗,这才第一次陪我逛街就不耐烦了。

”涵月幽怨地看着他,随后又露出伤感的神情。 “我从小到大都是想要什么就会有人送到手边,从来没得挑选,更没机会这样像个普通人一样逛街吃饭,自由自在过。 我今天真的很开心,若衣哥哥若是不喜欢,涵月一个人逛也是可以的。

”白若衣一愣,心道那可不行,心念电转,这丫头该不会就是想把他们拖的不耐烦,好找机会留吧。 “没事,你想怎么逛都可以。

”明玉眼神温柔,隐隐透着股心疼。

转身朝后打了个招呼,人群中跟进一个人,接过明玉和白若衣手上的东西。 白若衣拍拍空了的手笑道:“好,今天我舍命陪美人。 ”“那就多谢公子和若衣哥哥了,不过今天逛的也确实有点累了,而且这太阳也太毒了,我们明天下午再逛。 ”涵月眼睛一转笑着道,说完转身走向回客栈的方向。

上一篇:关于约会:二十一岁时,你应该知道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