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库尔勒第一高楼“咒倒”贪官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197

库尔勒第一高楼“咒倒”贪官

  大案背后  一进入新疆南疆重镇库尔勒市区,迎面矗立着一幢三十多层的高楼,这就是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勘探开发综合楼,此楼号称“库尔勒市第一高楼”。

  如今大楼已进入后期装修阶段,但负责开发综合楼及基地扩建的项目经理部原工程组组长夏绍柳却无法看到新楼剪彩的那一天。   夏绍柳直言:“比起产权交易、医药购销、政府采购和资源开发等领域的商业贿赂来,建筑业的商业贿赂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每个环节都有招投标‘潜规则’的影子,有人称之为‘魔咒’。 ”  当上副处长后  今年3月,新疆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原总经理、党委书记马敬增,原副总经理张红旗受贿大案尚未结案,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干部夏绍柳又进入了侦查员的视线。   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在侦查“马张”大案中发现,该公司账目中有一笔100万元的钱款被人提走,这笔钱最后的去向指向油田公司干部夏绍柳。   夏绍柳,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塔里木油田分公司规划计划处原副处长。

从学校毕业后,夏绍柳被分到克拉玛依油田工作。

当时,他只是一名普通工人。

一步步从副队长、队长升任站长,之后又调至库尔勒油田公司,最终担任规划计划处副处长。 用夏绍柳的话说,他是从最基层一点点干出来的。 而在同事们眼中,夏绍柳也是一位敬业的干部。   所以,对于眼前的一切,夏绍柳非常珍惜。

加之夏绍柳和爱人均在石油部门工作,收入比较高。

夏绍柳最初对建筑行业请客、送礼的风气不屑一顾。

  然而,在他担任油田公司规划计划处副处长后,请他吃饭和求他办事的人越来越多。 同行之间互相攀比的风气,像一个巨大的旋涡令夏绍柳难以招架。

  1995年,在油田公司的小区建设中,夏绍柳认识了新疆第三建筑公司某分公司经理杜楠。

两人的关系随着工程的进展逐渐密切。 杜楠的干练和善解人意,给夏绍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承诺以后单位有工程一定照顾杜楠。   机会终于来了。   2004年5月,油田公司准备对新勘探开发综合楼工程进行招标。 夏绍柳被公司任命为该项目经理部工程组组长、招标委员会成员,系甲方代表。 夏绍柳立即将工程招标的信息透露给杜楠。

  由于有之前的感情投资做基础,杜楠公司制做的标书最为精致,而且投标额也最接近标的。 杜楠的公司顺理成章地中标了。

当年9月,油田公司勘探开发综合楼工程正式开工建设。   受贿款藏空调通风口  2005年春节前,夏绍柳全家到海南旅游。 在送夏绍柳去机场的路上,杜楠悄悄塞给夏绍柳一个沉甸甸的大信封,当时,夏绍柳已预感到信封里装着什么,他没有拒绝。

  到了海南的宾馆,夏绍柳打开信封一数,整整5万元现金!他心里有些不安和紧张。

可是时间一长,没有任何人发现,夏绍柳也就渐渐淡忘了。

  2005年4月,夏绍柳到乌鲁木齐办事,住在亲戚家。

杜楠得知后,在送夏绍柳回亲戚家时,送给夏绍柳一个大编织袋。

夏绍柳心知肚明,上楼后一数竟是35万元现金!  这样的编织袋,杜楠又送了两次。 最后一次是在2006年3月,杜楠放下袋子后说:“这是最后一笔钱了。

”夏绍柳笑着说:“没关系,只要你们没算错就行了。 ”  夏绍柳一统计,发现杜楠已经给他送了95万元。 将这笔巨款藏在哪里,夏绍柳费了一番心思,最后他把钱藏在家里空调的通风口处,这个秘密他连妻子都没告诉。

  后来,夏绍柳又将这笔钱投入股市炒股。   据侦查员介绍,在建筑行业的各种贿赂方式中,送现金是最普遍的一种。 中标方给发包方的回扣通常是在招投标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 一般而言,发包方的回扣为工程总金额的1%至3%,回扣的付款方式多为现金支付,一般约定在开工后首期款到账后一次性付清。 油田公司综合楼工程标的是九千多万,按标的1%至3%提成,大约为95万元。   侦查员掌握了夏绍柳涉嫌受贿的事实后,于今年4月20日,驱车来到夏绍柳所住的小区。

当他在传讯通知书上签字时,手抖个不停。

当晚,夏绍柳被侦查员带回乌市。

第二天,夏绍柳就交代了受贿95万元的事实。   鬼迷心窍陷“魔咒”  交代完一切后,夏绍柳对侦查员说:“我家不缺钱,可当时真是鬼迷心窍中了‘邪’。

新疆三建‘马张’大案浮出水面后,我曾和杜楠有过一次交谈,我预感到‘马张’大案可能牵涉到我,我是想找杜楠把钱退回去。

可那会儿正巧有个人过来说事,我们的谈话被打断,我就把最后一次机会给错过了。 ”  据侦查员介绍,夏绍柳与杜楠有金钱往来,他们事先已经通过气,“马张”大案后,夏绍柳被查处,他埋怨杜楠把他给“卖”了。 案发后,夏绍柳还曾想以“信息费”为由,为自己开脱罪行,但这都被他副处长的特殊身份给否定了。

  主办此案的侦查员说,多年来,建筑行业大多数企业都面临生产任务不足被迫放空施工能力的状况。

这种“狼多肉少”的供需关系,让建筑企业要拿到活儿,就得打点好各方“神圣”。

  从表面看,多数建设工程项目都是通过招投标形式选择施工企业的,非常公正,实际上背后却是黑幕重重。

通常,希望中标的建筑企业为达到目的,先要贿赂好发包方。

  近日,乌鲁木齐市中院作出判决,被告人夏绍柳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其犯罪所得人民币95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文中行贿人为化名潘从武童文艳成建新)  。

上一篇:库存指数环比回落 二手车跨区域流通逐渐通畅     下一篇:库尔茨正式当选奥地利人民党主席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